• 外卷之三雄20
    发布日期:2019-09-01 14:55   来源:未知   阅读:

  “羊总是羊,不成了一长串顺从地走,还有什么别的子呢?君不见夫猪乎?拖延着,逃着,喊着,奔突着,终于也还是被捉到非去不可的地方去,那些暴动,不过是空费力气而已矣。这是说:虽死也应该如羊,使天下太平,彼此省力。”鲁迅师驳斥了这个观点,我却没他的勇气去驳斥这个“时代真理”。“到哪里去?”我懒得去管,就是算去地狱,我也只能跟着呀。因为我不敢对抗父母,也不敢对抗师长。我要像大家一样生活,然而又是冷眼看穿地痛苦生活。我不“到哪里去”,我只跟着放羊的队伍走。————白小天

  胤禟依旧不慌不忙:“皇阿玛,儿臣如此的聪明,这么个简单的问题还要用别人教吗?而且皇阿玛您整天日理万机,听说常常每天只睡两、三个时辰。做皇帝真是太辛苦了。所以儿臣对皇阿玛您的位置一点兴趣也没有。既然如此,又何必让自己变得那么辛苦去学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呢?何不干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这样做,您好、儿臣好,大家好。要知道,皇阿玛,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你……你……”康熙整张脸黑得像茄子,右手食指指着他不停的抖,却ji动的说不出话来。

  胤禟此时心里也有些害怕。虽然心想大概不大可能出现康熙高喊“拖出午门问斩”的戏段吧?毕竟是亲父子,而且自己这副身体可是还不到六岁呢。不是说童言无忌吗?

  “聪明?”康熙把伸出去的右手缩了回来,接着又猛地伸出,食指的戳着胤禟的额头:“好。你给朕说说你有多聪明。”

  老实说额头上被戳得有些痛倒还不算什么,对胤禟来说最可怖的是康熙说话的时候,那唾沫星子全部飞溅下来,因为他老人家居高临下,所以大部分溅落到了聪明的九阿哥的嫩嫩的脸上。

  胤禟对这种不讲文明的恶习深恶痛绝,可是没办,人家还是皇帝老子啊脑子一转,他仰着小脸,自信满满的说道:“儿臣听说皇阿玛精通西学,尤擅数理。那儿臣就考考您?”

  不等康熙答应,胤禟就说开了:“这是一个求和的问题。1+2+3+4+……被加数每次都比上一个数多一,一直加到500,它们的和是多少?”

  胤禟紧张的仰望着康熙。这个高斯的问题虽然是他临时想的,但是虽然时间短,可他也是考虑了一阵。他觉得既不能太简单,又不能太复杂,最好是能让康熙做出来,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又做不出来。这样就完美了。虽然他不清楚历史上号称精通数理的康熙数学水平如何,加拿大留学读研条件是什么?甚至他也不明白这个时代欧洲的数学水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程度?但他希望有个最好的结果。可千万不要康熙也做不出来,结果恼羞成怒。

  康熙看着他,良久。笑了:“你小子,就这点本事,还想难倒朕?”说着,他转身快步走到御座前,坐下,挥毫计算开来。好一阵,答道:“125250。”

  胤禟也算放下了心。笑道:“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聪明真的是可以遗传的。”然后冲着康熙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谢谢皇阿玛赐给儿臣一个聪明的脑袋。”

  “那朕也考考你,昨天俄国使臣到了京师,你说咱们应该和俄国人怎么谈啊?如果你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朕就答应可以你不用去上书房了。你爱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康熙笑眯眯的说道。这样的难题不要说六岁的胤禟了,就是三十岁的康熙也觉的很是头痛。而且谈判这种事就没有标准的答案,不管胤禟想出什么样的办,就算他真的能让俄国人反过来割地,康熙也完全可以摇摇头说:朕很失望。胤禟就得乖乖的去上书房。

  康熙那样子胤禟怎么看都像上辈子儿时看的动画片里得意的狼外婆,竟然给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有没有搞错,他不禁喊了一声:“和俄国人谈判?”

  “不用了。”胤禟笑着说道:“这可是一件大事,虽然这事情细节很多儿臣多不知道,但也这几个月也听人说了些,儿臣也问了些人,儿臣自己还查了些资料,所以也知道个五、六。”

  “你倒是不谦虚。”康熙笑意更浓了,他就等着儿子出丑呢:“那你就说个五、六出来吧”

  “没问题,不过,儿臣年纪小,又从来没有接触过政事,所以号希望皇阿玛先回答儿臣两个问题。”

  康熙愣住了。所有的大臣的脸色也纷纷发白。大清自入关后,虽然已经一统中原,可是在北疆几十年来却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真正归附的仅仅是漠南méng古各部。无论是准噶尔部为首的漠西méng古四部和漠北以土谢图汗为首的喀尔喀méng古三部实际上依然还是独立的政治力量。

  康熙二十六年九月,准噶尔部的首领噶尔丹借口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杀其弟,宣布起兵复仇,分南北两路征讨喀尔喀méng古,并扬言所借俄罗斯兵将至。此时土谢图汗正遣其弟西第什哩率近万人与俄军对峙于色楞格斯克。土谢图汗身边兵弱将寡,又与札萨克图汗正在闹矛盾,所以札萨克图部、土谢图部先后被噶尔丹击败。并且噶尔丹很快又乘胜渡过土拉河侵入车臣汗的牧地,喀尔喀三汗顿时溃不成军。

  噶尔丹的入犯导致喀尔喀三部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在去年也就是康熙二十七年88)在漠北享有盛誉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活佛)——察珲多尔济的弟弟以“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的强烈建议下喀尔喀三部否决了北上投俄的建议,而使南下“全部内徙”成行。在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率领下喀尔喀三部南下投奔了清朝。所以对康熙来说,噶尔丹对喀尔喀的侵犯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如果康熙不接受漠北内附,喀尔喀三部或被准噶尔部吞并,或就近北投俄罗斯,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会使清王朝的北部疆域尽失屏障。

  不过,在康熙接纳了喀尔喀三部之后,和噶尔丹为首的漠西各部的矛盾也就成了不可调和。

  而尼布楚河流域原是漠北méng古茂明安等部的游牧区,茂明安部在清朝入关之前已经告别故土迁徙内附当时的后金也就是满清。茂明安部内附后,尼布楚流域实际上成为了漠北其他各部的牧区。而现在喀尔喀三部归化,那么无论从历史还是理上,尼布楚甚至尼布楚以北的大片领土都是大清理所当然的领土。

  可是因为要和噶尔丹作战,所以这次和俄国人谈判的底线已经放宽了。康熙和众大臣都明白,在这种时候,俄国人肯定也不会手软,更何况尼布楚城现在还在俄国人手上。这尼布楚肯定是要不回来了。而且最后中俄双方恐怕多半会以额尔古纳河为界。

  虽然之前康熙和众大臣都认为额尔古纳河以北的大多数地区都是渺无人烟的苦寒之地,以此如果能换得俄国人放弃对噶尔丹的支持,维持北疆的稳定,那完全是值得的。

  可是面对不到六岁的小阿哥胤禟一脸天真笑嘻嘻的发问,康熙和众大臣们的心里都沉甸甸的,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答案就在嘴边,可是却谁都说不出口。

  太子胤礽原本是想来告胤禟一状的。谁让他是宜妃的儿子,谁让皇阿玛宠宜妃呢?见大家都不说话,他乐滋滋的抢答道:“九弟,你还敢说聪明?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记清楚了,尼布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我们大清的领土了。那些俄国人不过就是痴心妄想罢了……”

  这话说得康熙一阵阵脸红,看着胤礽喜洋洋的样子,他感觉这简直是在抽他的脸,不禁气从胆生,怒斥道:“不懂规矩的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索额图依然低着头。他心里暗骂:你出来凑什么热闹啊。不过,他也知道这事也不能怪胤礽,毕竟俄使昨天才到,胤礽和谈判没有什么关联,所以他也没有告诉胤礽这次谈判和上次已经不同了。

  “皇阿玛,您慢慢想着,儿臣先给您讲个故事,给您解解乏。”胤禟依旧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仿佛这一切和他无关。

  康熙退了一步,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这个不到六周岁的儿子。有个这么聪明的儿子,不知道该高兴呢,还是烦恼。他倒要家伙还要耍什么夭蛾子。于是扳着脸道:“讲。”

  “很久是多久啊?”说话的是十阿哥小胤礻我。他被梁九公牵出门后,一肚子委屈却也不敢走。为什么呢?因为康熙只是让他滚出去,可没让他滚回去。所以他就站在门外,无声的抽泣着。

  不过小孩的脸变得快。这时候听说九哥要讲故事。他的小脑袋忍不住就从门外凑了进来。因为这两个月,他可是没事就跑到九哥那里去听歌、听故事。虽然大多数听不懂,不过他还是觉得很有意思。而听故事的时候,他养成了个习惯,那就是听不懂就问。尽管到最后,他还是觉得半懂不懂的。

  胤礻我毕竟是阿哥,而且还不到六岁。梁九公见他凑到门边,本要阻止他,想想还是算了。没想到小阿哥主动开腔了。不过还好康熙倒没什么责怪。

  “唐初的时候。大概距今一千多年前。”胤禟半眯着左眼,抓了抓后脑勺。一幅绞尽脑汁的样子很是可爱,不过大家看着康熙的脸色黑黑的均忍住没敢笑:“在青藏地区有个王子叫做松赞干布。”

  “松赞干布是个很能干、很有抱负的王子。他十三岁继承王位,很快就统一了吐蕃。吐蕃国在他的治理下,成为了在东方仅次于唐王朝的强大的军事政权。后来大唐和吐蕃交往开始密切。松赞干布听唐使说突厥和吐谷浑都‘尚唐公主’,羡慕不已。所以很快就派使者带着大量金银珠宝随唐使去向唐太宗请婚。结果唐太宗没有答应。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松赞干布虽然还不到二十岁可是不但已经有了三个藏族妻子,而且还有一个尼泊尔公主做王妃。”

  “九弟,你讲的是什么故事啊?”见到康熙的脸色渐渐恢复常态,大阿哥心情轻松不少,忍不住问道。

  “九弟,你不是就想娶亲了吧。耐心点,再等几年。”大阿哥胤禔忍不住打趣。这话一说,虽然大家都忍着没笑,但南书房里的气氛轻松不少。

  胤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长须牧羊犬和古代牧羊犬有什么区别?仿佛说得不是他:“唐太宗拒婚后,松赞干布很不满,不但觉得脸上无光,更因为这次求婚还寄托着他的国家大计:他渴望着唐公主能够将先进的唐文化带进雪域高原,以完成他武之后‘文治’的梦想。为此他采用了‘娶’尼泊尔公主时的老办。——当初尼泊尔王不愿嫁公主的时候,松赞干布就是用的五万兵马威胁踏平尼泊尔的办,逼婚成的。”

  “于是松赞干布立即出兵攻打唐王朝的附属吐谷浑,一方面找这个大唐驸马的晦气,另一方面也是向唐王朝示威,当然同时也尝试着进一步的开疆拓土。结果,吐谷浑王很快就败了。旗开得胜的松赞干布又亲率大军连续南下,最后攻入唐朝的领地松州。接着他再次派使者带着贡品去长安请婚。这一次态度很强硬,直统统地宣布请完婚后就要立即将唐公主‘迎’走。可唐太宗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在他眼里土蕃就是个不开化的小土鳖。”

  “我知道、我知道。”就这工夫,小胤礻我见皇阿玛没什么反映,为了更清楚地听到故事,所以磨磨蹭蹭的回到了众阿哥们的队伍中。听到三哥的发问,小孩子表现欲强,于是一下忘了康熙的威严,高叫着答道:“土鳖就是乡巴佬的意思。”末了他还不忘补充一句:“这可是九哥告诉我的。”以此来证明他的回答的权威性。

  噶尔丹早年曾赴西藏当。而噶尔丹之所以能迅速击败政敌,夺得准噶尔部统治权。也是得到了**的支持。在康熙十八年的时候,**赠噶尔丹以博硕克图汗称号。而且噶尔丹正是打着**的旗号发动了对南疆的征讨。所以康熙对五世**很有意见。当然了,康熙和众大臣们并不知道五世**在七年前已经去世了,现在西藏是第巴桑结嘉错专政,他匿丧不报,并以**的名义在支持噶尔丹。

  松赞干布和五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不过康熙和众大臣都认为胤禟这个聪明的小阿哥是在借松赞干布讽刺五世**,也算是为康熙出口气。看来他说要为康熙讲故事解解乏的确没有什么其他的用意了。所以他们忍不住笑了。

  胤禟继续说道:“唐太宗于是立刻并下令松州的军队就地攻打吐蕃军。要知道唐初军队悍勇,向来都是以少击多,不过这次松州的兵力实在有点太少了,结果被吐蕃给打败了。消息传出,唐王朝的一些属藩如南诏之类就成了墙头草,纷纷掉头归附吐蕃。甚至出现了一些软骨头的唐朝官员连人带城投降的事。向来喜欢以少胜多的李世民大怒。于是正式下诏发兵,以大将侯君集为帅领兵5万讨伐20万吐蕃军。结果,吐蕃兵大败而逃。”

  堂堂大清竟然要向俄国人让步,负责此次与俄谈判的索额图心理也很不舒服。而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噶尔丹。而噶尔丹的势力之所以发展得如此之快和五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所以尽管作为太子的亲外公。向来对其他的阿哥那是能贬则贬,但他还是忍不住忘形的喊了一声:“打的好。”

  接着小胤礻我见气氛热烈,一向严厉的皇阿玛也没责怪他,也彻底放开了,奶声奶气的喊道:“打死那个小土鳖。”

  胤禟也忍不住了,嘴角含着笑:“退回拉萨之后,松赞干布再次派遣使者向唐王朝上表谢罪,同时仍然不屈不挠地再一次提出了请婚。这一次,唐太宗终于点了头,他很赏识这位年青赞普的性情,并且承认了吐蕃的实力堪配公主下嫁”。

  其他的阿哥和众大臣们基本上都对故事的结局早已知晓,但是此刻还是大多数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叹息,来表示自己遗憾。

  “唐太宗最终赐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之前松赞干布虽然用武力统一了土蕃,可是内部并不稳定。因为文成公主的下嫁,土蕃政权得到了唐王朝的承认,使土蕃的政权彻底稳固了。此外,文成公主的嫁妆中带去了大批的工匠以及大量的五行经典、工艺技术、纺织农稼,还有医学论著和医疗器械,使土蕃迅速强大起来。这之后,唐土之间又有包括金城公主等多次联姻。可是土蕃是如何对待唐王朝的呢?”话题一转,胤禟微微的摇了摇头:“毫不客气地说,央视10套《我爱发明》栏目组到镇远踩点,终唐一朝,土蕃就是唐朝始终挥之不去的最大的边患。不可否认,文成公主的下嫁对于汉文化的传播的确是一件盛事。可是就唐王朝政权的稳固来说,唐太宗李世民下了一步臭棋、臭不可闻。”

  对于胤禟的话,阿哥们大多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大臣们的心又提起来了,虽然他们不知道刚刚康熙才把谈判的底线说出来,九阿哥怎么就已经知道了呢?但他们可都是朝廷的高官,个个那都是人中的尖子,自然听出来了,九阿哥这是借李世民讽刺康熙啊

  胤禟没管这些,反而气宇轩昂的加快了语速:“对唐王朝来说,这就是儒家所提倡的宽大为怀,以德服人。可是对土蕃人来说,打了大败仗只需要派个使者告表说两句好话赔个不是,事情就能过去,而且还能得到赏赐。既然唐王朝如此的以德服人,那还客气什么,尽管抢掳好了,反正大不了最后赔个罪就是了。在我看来唐王朝对于土蕃的政策那就是八个字‘我处钱多人傻速来。’”

  “我处钱多人傻速来。哈哈好玩好玩。”其他的阿哥多多少少都听出有些不对了,可小胤礻我不知道啊,他拍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笑呵呵的问道:“九哥,世上真有这么蠢的人吗?”

  八阿哥精明过人,眼见不对路,第一个冲出了房去。其他的阿哥紧随其后狼奔而出。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