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章152 银发红眸登场!
    发布日期:2019-09-11 19:08   来源:未知   阅读:

  本书关键词:正文 章152 银发红眸,登场!无弹窗、正文 章152 银发红眸,登场!全文阅读

  正文 章152 银发红眸,登场!--------《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章152 银发红眸,登场!/b

  拉尔王国的其他参赛队员都已经回去,潘兴神官在临走之前和怜又见了一面,当然是开心不已。这是继怜之后拉尔王国第二个被招收入帝国学院的学生,两人皆出自贝拉家族,这个在拉尔王国内根本不壮大的小家族。潘兴神官的喜悦无以言表,能够进入帝国学院对于王国本身就是无限荣耀,三等王国能够连接两次获得如此大的殊荣,一等王国也会另眼相看,潘兴神官现如今也算是有身价的人了。

  对于怜和琥珀潘兴神官甚至有着感说爱的地步,当然怜在琥珀的心里,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小女孩儿,这或许就是做‘家长’的心理,毕竟从前的十五年来,保护怜和蔷薇便是琥珀的终极使命。

  隐月很识趣,知道琥珀这种心理,也没有亲近怜,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在琥珀在的这段期间,隐月基本上和怜没有任何接触,说话都很少,在他看来根本不必着急,着急上火的哥哥也就妨碍这么几天,以后他和她相处的时间还很长很长,是哥哥阻拦不到的,就让着哥哥几天也没什么。

  隐月的撤退让琥珀好受一些,当然怜是没感觉到琥珀这种紧张心理,兄妹俩在帝都的这几天,琥珀会陪着怜前去拍卖行,怜所期待的火属性原石一直都没出现,让怜颇为失望,琥珀进出拍卖行的次数很少,偶然扫到怜所持有的拍卖手册,见到里面百花缭乱的东西也吃惊不少,拍卖行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

  时间一天天过去,半个月时间过去,虎门那边终于传来消息,加里奥完成了同怜之间的约定,夏海的腿已经开始恢复了知觉!这个消息让怜和琥珀都很为振奋,夏海的双腿能够恢复知觉,随后只要好好静养便能彻底康复了!

  加里奥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后立刻返回帝都,通知怜等他回来,而琥珀入学的日子也要到来,本想多陪着怜几天,然而帝国学院那边不能耽误,琥珀只能跟随帝国学院那边的人前去,当然临走的时候不忘嘱咐自己的妹妹,要多注意身边的男人。

  由于加里奥的跟随让琥珀放心了一些,若只有隐月那小子跟在自己妹妹身边,琥珀恐怕是要担心不已了。琥珀离开,怜心里有种惆怅的感觉,现如今和家人都是短暂的相聚,然后就是再度分别,每一次的短暂相聚肯定是不够的,怜心中怅然。

  在琥珀离开的第二天,拍卖行那边传来了好消息,怜所需要的火属性原石终于出现,这个消息不免让怜振奋不已,连忙赶赴拍卖行,好在需要这种属性原石的人很少,尤其是高等级的火属性原石,怜根本就没有竞争对手,虽然价钱很昂贵,然怜并不在乎,在她体内冰层完全化解之前,火属性原石是她必不可少的东西,不论花多少价钱,怜也不会感到心疼。

  将火属性原石做了替换,更高等级的火属性原石接触到身体,一股暖流立刻充斥四肢之中,暖阳的感觉让怜舒畅不已,而被替换下来的低等级原石怜也有自己的打算,魔杖的融合制造她还需要再次尝试,若是仅仅能融合进一种属性元素,那么对于魔杖的选择和元素魔法的发挥,将有很大的限制效果。

  将元素魔法融合于魔杖之中,尤其是多种元素属性,这是一项挑战,怜在经历了第一次失败之后,不会再度莽撞尝试,在进出拍卖行多次的过程中,她拍下了很多低等级的属性原石,尝试一定要有,而且次数不能少,若是没有多次的尝试累积,她怎么能寻找到正确的方法?

  在自己的房间之内,怜正做着尝试,这些低等级的属性原石就算融合失败也不会造成什么巨大影响,至多会发生小规模的爆炸。

  怜准备了十根魔杖,五种属性原石各几枚,单独属性的元素融合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怜拿出已经融合好的一根雷属性魔杖,心中思索,在铸造魔杖的过程中融合多种元素属性,元素属性之间极容易发生反应造成失败,那么在已经融合过一种元素之后,再融合进第二种元素属性,结果又该如何?

  怜将魔杖握在手中,魔杖已经成型,再度融入一种属性元素,只有一种办法!将属性原石嵌入到魔杖之中,再利用附魔师本身能力将属性原石催化!既而融入到魔杖之中!

  对于元素属性的种种作用来说,附魔师相当于一个调和的作用,将不同种元素属性调整、融合然后再分配,最后到达一种和谐统一的地步,这便是附魔师的最终目的。

  魔杖之上开个小孔,火属性原石嵌入其中,怜闭上黑眸,橙色元气牵引精神力而出,专心致志的催动属性原石的融合过程,在橙色元气的不断包裹下,火属性原石竟然渐渐消融!这并非是一种姿态上的改变,并非固体变为液体,更像是一种本质的改变,将凝固成型的元素能量,再度打开分散!

  火属性元素逐渐扩散到魔杖本身,立刻已经融合进去的雷属性发生反映,就如自己的地盘被侵犯一样,做出了反击!“噼啪!”雷属性元素在魔杖周身出现,似要阻挡着火属性元素的继续扩散,怜小心翼翼的继续催动精神力量人,一点一点的将火属性融入到魔杖之中。

  看似简单的动作,但对于附魔师的要求却很高,精神力要维持两种元素的平衡,这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是异常巨大的。

  怜微微皱眉,一份精神力来平衡两种元素的确吃力,但对于目前的她来说还能接受。小心翼翼的维持,小心翼翼的再度推进,时间在悄然过去,细密的汗珠自怜的额头冒出,她面前的魔杖也渐渐发生改变,紫色和火红自杖身间若隐若现,似是在里面燃烧一般,最终光亮熄灭!

  “呼!”怜深深吐出一口气,将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擦掉,看着掌中没有变化外形的魔杖,怜微微勾起笑容,精神力灌入其中,瞬间,火焰和雷电同时出现!

  “很好,总算成功了。”看着眼前的成果,怜很是开心,这也印证了她的想法,将多种元素能量融合于魔杖之中并非不可能,但融合的时间和契机大有不同。

  铸造魔杖之中融合,对附魔师的本身能力有很高要求,怜自持做不到这点,但在魔杖成型之后进行融合,要比前者容易很多,虽然效果要比前者差上一些,但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当然,以怜目前的水准,也仅仅能融合两种元素,若想要第三种,这是她现阶段无法做到的。

  有成果便是好的,怜对自己有清晰的目标要求,不强求、不后退,阶段不同目标便是不同,只要完成她现阶段的目标,便算是一种成功。

  “在笑什么?”隐月推门而入,怜摇摇头,“没什么,不过进入女孩子的房间时,你应该敲门才对。”

  怜嗯了一声,刚才她全心全意将注意力都放在融合元素上,外界的一切已经忽略掉。隐月走进来,看着怜手上的魔杖,“这似乎不是你使用的拿一根,做了新的?”

  怜点点头,笑着握紧手上魔杖,轻轻一挥,两种元素能量的出现让隐月瞪大双眼,“这是……双元素的融合!”

  “没错,在尝试了很多次之后,总算成功了。”怜笑笑,隐月惊讶过后便是摇头,“我的天,能够同时展现双元素的魔杖,你果然是天才么……”

  怜轻笑,“双元素的融合,其他的附魔师也可以做到,只要他们多点耐心,勇于尝试的话。”怜还没有告诉隐月,她甚至能够将空间原石融入到魔杖之中。

  隐月笑,“也许就是欠缺了这些东西,你才能够脱颖而出,这已经算是杰作了。”

  怜撇撇嘴,“还好,这只是最低等级元素属性的融合,若是能够融合更高等级,才叫做杰作。”

  “就算是最低等级,也是杰作了。”隐月话语里满是赞赏,“附魔界能够出现如此天才,一些老家伙是要自惭形秽了。”

  怜摇头,“这才哪儿到哪儿,我还差得远,附魔的这条道路上我知道的还太少。”

  隐月走过来,怜将魔杖交给他,隐月细细观察,这根魔杖的外表没有任何奇特之处,但内里却大不一样,“元素魔法的确是很神奇的东西,相对于单单只靠力量型的职业,元素魔法的想象力要惊人的多。”

  “每个职业都有优劣,元素师在防御、力量甚至速度上都是弱者,这可是力量型职业的优势。”

  隐月笑笑,“对了,附魔师最大的特殊之处,便是能够制造出召唤之书,这点上你有尝试吗?”

  “为什么?”隐月挑眉,在他看来怜在附魔上的天份无人能及,这样的她还不能够制造召唤之书吗?

  隐月勾唇,耸耸肩,“好吧,我对于附魔的了解很少,不过在我看来你是有这个能力的,白小姐中特七字玄机诗基本每期都会买,,怜,你的附魔老师应该以你为傲才对。”

  怜一怔,附魔老师……她的附魔老师便是老师当初留下的那本小册子,小册子之中记载的也仅仅是寥寥数语,更多的东西完全是靠怜自己领悟和探索!

  严格来说,老师便是自己的抚摸引导者,虽然从未亲自教过怜什么东西,“唔,希望如此……”怜并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可不可以成为老师的骄傲,以老师的附魔水准,自己的水平又算什么?

  “你的附魔老师是谁?该不会是教廷之中的某位大人物?”隐月问了一句,怜再度怔住,说实话她至今为止还不知道老师的名字,老师做什么的,是什么人,她统统不知道!

  怜不禁有些尴尬,身为老师的学生,她什么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些过分了点?但她也没机会知道,自那次相逢过后,老师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怜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去寻,虽有师徒知名,但她也仅仅见过两次而已。

  “这个,我不清楚。”怜的回答让隐月吃惊,怜耸耸肩,“我不知道老师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那他是怎么指导你练习附魔的?”隐月皱眉,怜抬起头,平静的开口回答,“老师留给我一本附魔手册,我看着手册自己摸索实验。”

  “什么!”隐月吃惊不已!这小女人竟然是靠自己摸索!这么说根本就没有人指导过她附魔不是么!隐月手捂着额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怜,那你也从未进行过附魔等级的验证了?”

  怜惊讶,附魔等级认证?隐月看见怜的表情便知道这小妮子什么都不知道,不由得叹口气,“附魔工会的存在你知道吧。”

  怜点点头,隐月再度开口,“附魔工会的最主要目的便是进行附魔师的等级认证,附魔师在进行完正规的等级验证之后,便有了附魔的资本,可以凭借着这个等级验证,来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

  就好比一个认证书,你拥有了这个资格证书,不管你做什么都能得到最高的报酬,这个资格证书也能让附魔师有着良好的社会地位,这个资格证书也为附魔师们开辟了一条吸金大道。

  “我不缺钱。”怜开口,隐月笑了起来,“不缺钱,然而社会地位和利益你也不需要吗?”

  怜皱眉,社会地位和利益么……想到自己的最终目标,北大陆的奥拉家族并非是她一个人可以扳倒的,要想在其他大陆建立起人脉关系,附魔师的这个身份是极其重要的。

  “不必在南大陆验证了,在南大陆的上层交际圈,怜。贝拉这个名字已经拥有一定影响力,不需要锦上添花。”隐月开口,怜黑眸微沉,她明白他的意思,初入东大陆,若是能够凭借附魔等级验证而一鸣惊人,可以事半功倍。

  东大陆可是完全陌生的地方,怜现如今所建立的一切优势在东大陆都将化零,从头开始,自然要开头惊艳的好。

  过去三天时间,加里奥便从虎门回到了帝都,来到怜所居住的地方,加里奥和隐月第一次打了照面,两个男人见面之后的第一感觉,对彼此都有着莫名的不爽。

  隐月眼里加里奥明显还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子,加里奥眼里隐月俨然成为了一个年长的……大叔。

  “你叫我什么?”隐月显然对大叔这个称呼极为敏感,加里奥看了一眼隐月,“不对么?你看上去很老的样子。”

  隐月冷冷一笑,这小子原来是毒舌一类,而且没有对自己表现出多少善意。加里奥的称呼让怜一愣,隐月和自己应该是一般大而已,加里奥称呼他为叔叔,难道自己要沦为阿姨一类?

  隐月的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小弟弟,你的玩笑并没有什么幽默感。”隐月极为强调小弟弟这个称呼,加里奥眉峰微挑,清秀的五官没有表情起伏。

  “加里奥,多谢你治好夏海的腿。”怜开口,虽然两人之间有约定,然治好夏海的腿加里奥一定付出不少,加里奥抬眼,“夏海和你是什么关系?”

  加里奥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隐月听到之后微微皱眉,加里奥抬眸,他的个子已经超过了怜半头,这个年龄段正是他发育的时候,少年的成长很快,不管是外在还是内里。

  “给我一天时间,明天出发。”加里奥开口,转身就要离开,怜叫住了他,“等等。”

  怜微微皱眉,“你要知道,跟着我不见得会有多安逸,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我接下来要穿越精灵之森,你要知道其中的危险性。”

  怜愣住,加里奥转身离开,隐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低语道,“不得不说,这小子有一种莫名的嚣张感。”

  怜轻笑,居然加里奥下定决心,不管他跟着自己的理由是什么,能够有祭司同行,是她求之不得的事,而且是一个潜能如此大的祭司天才。

  当天夜里,怜坐在窗前看着帝都夜空,夜晚并没有让帝都安静下来,反而让帝都笼罩在一片暧昧的光影中,不论是白天黑夜,帝都永远是个喧嚣之地,没有宁静之时。

  小丑趴在怜的肩膀之上,小眼睛看着外面,一脸无聊的样子,怜叹了口气,喃喃低语,“明天就要离开了,再回到南大陆,又该是什么时候?”

  小丑眨了眨小眼睛,脑袋动力几下最后重新趴了回去,怜不禁想到家人,夏海的腿已经治愈,在她离开南大陆之前能够将这个愿望实现,是她最大的安慰。还有父亲,她这个不孝女又要很长一段日子不能和他见面了。

  还有蔷薇,这个一直放在怜心底时不时就拿出来想念的人儿,小姑娘过的好不好,现如今又在哪里,怜一无所知,当初蔷薇离开时候快要哭了的表情,还有那双通红的大眼睛,一直留存在怜的心底,这个妹妹啊,是她内心柔软的部分,到底什么时候再能见到那头如波浪般的长发,还有那声暖暖的呼喊和拥抱。

  明天她就要离开这片大陆,这片承载了她很多甚至改变了她一生的地方!所有的恩怨都要在此刻画上句号,她还会再回来的,在未来的某一天。

  黑幕眺望着无垠夜空,帝都的喧嚣与怜没有片刻关系,她知道,自己的路要再度开始,那份载满了希望和憧憬的地图,包含着对世界的无尽期待和向往,将由她自己来实现完成!

  无声的夜风吹来,撩起了怜的金色长发,少女坐在窗前,金发飘扬,黑眸深处涌动的是莫名的光,似是蠢蠢欲动的火苗,在隐隐跳动。

  “姐姐,等着我。”低语自少女的口中溢出,似无情的利箭,没有半点温度,声音混合着夜风飘扬出去,四散在了虚无的空气中,宣告着新的开始!

  怜笑笑,不管其他接下来这两人便是自己的队友,并肩战斗的伙伴!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帝都的大门之外,一辆马车早已经等候在那里,怜率先一步跃上前面,拿起缰绳,加里奥和隐月都是怔住。

  “我来驾驶,你们两个进去坐吧,这可是我的马车。”怜的话语中透着笑意,也暗地里希望给隐月和加里奥多一点的相处时间,加里奥微微皱眉,没说什么坐了进去,隐月看了看,“我还是和你一起……”

  “隐月,你是害怕和我同处一室么?”加里奥问了一句,隐月的神色一沉,“小子,我怎么可能害怕?”隐月翻身也坐了进去,怜笑笑,甩动缰绳,马蹄飞奔,马车行驶在道路之上,轻风徐来天气不错,城外的景色颇为怡人,怜抱着欣赏的态度身心愉悦,然马车之内却是别样气氛。

  加里奥和隐月面对面坐着,两个男人的视线都没有触及到对方,加里奥看着左边,隐月则看着右面,谁也没有搭理谁的意思。

  怜在前面愉悦的哼起歌来,不成调的歌声甚至有走音,然两个男人听到之后神情顿时柔和起来,隐月的嘴角有了笑意,加里奥的眼中也是如此。

  “为什么要跟着怜?”隐月看着加里奥,低声问了一句,加里奥抬起头,“因为她需要我,所以我跟着她。”

  这句话将隐月堵了回去,这小子说话还真是一针见血,祭司……的确是怜需要的职业。隐月低声一笑,“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隐月黑眸转了过来,深深的看进加里奥的眼底,“因为是我喜欢的女人,所以要护在她身边。”

  加里奥一愣,也许没料到隐月会表达的如此明显,他自己被震了一下,加里奥沉默,随后开口道,“她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女性。”

  “我仅仅是想要离开南大陆而已。”加里奥开口,“她需要我,我同样也需要她带着我离开。”

  隐月皱眉,看来这小子他是多想了,他只是纯粹的想要依附怜离开南大陆而已,“小子,你很聪明。”隐月开口,加里奥低声一笑,“是么?”

  “穿越精灵之森不是件容易事,或许在我们没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就已经横尸在那里了。”隐月皱眉,“若是你的祭司能力能再强大一些,会更好。”

  马车一路往南大陆的东面走去,精灵之森位于南大陆的最东面,连接着东大陆和南大陆,是两块大陆的唯一交汇点,也是异族生活的区域,要到达那里最直接的方法便是使用传送阵,传送到离那里最近的城市,虽然说最近的城市,但实际上距离精灵之森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在异族生活的区域周围,是找不到人类生活的踪迹,精灵之森附近方圆数百里,人迹罕至。

  人类自觉的避开这片区域,也是向异族表达并没有进犯的意思,也不会有人类轻易踏足精灵之森,除非是自寻死路。

  由帝都赶往精灵之森需要一段时间,短则一个月,长的话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中途经过的地形也很复杂,有些地方甚至不能用马车来行进,这中途还会也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夜晚将至,三人已经行动了五天时间,远离了帝都,由于附近没有村镇只能在野外过夜,三人的装备都很齐全,加里奥也拥有空间容器,当然这是怜所给他的资金让他买下的。

  怜曾经问过加里奥,当初给他的资金还剩下多少,少年的回答让怜感到意外,除了日常基本的开销,再也没用动过,所以现如今还剩下很多资金,加里奥自身对吸金之道似乎很为精通,运用祭司的能力也为自己谋取了不少利益。

  野外露宿,篝火在林间烧的旺盛,马匹拴在一旁打盹,三人坐在各自的帐篷前,探讨着有关于精灵之森的种种。

  “精灵一族是最为接近人类的种族,应该对人类友好一些。”加里奥开口,隐月却摇头,“人类对精灵一族了解甚少,这只不过是少不认的美好想法而已。”

  “隐月说的不错,精灵一族再如何和人类接近,终究不是人类,对于人类会是什么态度也不得而知,还是小心点为好。”

  怜皱眉,这的确是事实,该注意什么根本就不知晓,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管怎么样,小心为上。”

  夜晚来临,火焰被熄灭,三人都安睡在帐篷之内,夜晚林间一片寂静,陡然一声尖叫狠狠刺破这片宁静!“啊!”

  三人全部都被惊醒,怜和隐月撩开帘子,刚才那声喊叫似乎离这里并不远,加里奥撩开帘子,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怎么了?”

  “看来是有人遇到麻烦了。”隐月开口,加里奥听完仅是哦了一声,接着转过身钻进帐篷继续睡觉,怜和隐月对视一眼,两人钻出帐篷,隐月看了看四周,“声音似乎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嗯。”怜点点头,两人动作一致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赶去,没等两人走出多远,凄厉的叫喊再度响起,很明显的朝怜的方向接近之中!

  “看来不需要我们过去了。”隐月低声开口,两人在原地等待片刻,附近的草丛便有了动静,怜和隐月屏住呼吸,动静不断变大随后一道黑影猛然自草丛中冲了出来!

  黑影跌跌撞撞的往前冲,一个没站稳直接朝前栽了过来!而隐月一个躲闪不及,直接被黑影撞个满怀!“啊!”女性的尖叫瞬间响起,撞到隐月身上的黑影张开手臂将隐月抱了个满怀!

  “该死的!放开我!”隐月的怒吼随即响起,一道月光落下,直接照到黑影身上,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一脸恐惧,见到自己撞到的竟然是人,丝毫不敢松手。

  她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隐月强行甩开,黑影被隐月强甩到地上,这一幕让怜看的目瞪口呆,隐月厌恶女性的碰触竟然到如此地步?被甩到地上的女人一声闷哼就此倒下,昏了过去,而与此同时,一声低吼出现,高等八级的气息威压蔓延看来,那欲冲过来的身影呆了几秒,接着调头就跑。

  隐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黑夜之中怜并不清楚他到底怎么样,不由得走近几步,“隐月,你没事吧?”察觉到隐月似乎有些不对劲,怜一个箭步冲过去,拉扯他的手臂将他转过身,怜不由得彻底愣住!

  原本黑色的短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银发!那闪闪发亮的银色犹如月光,柔和散发着淡淡光泽,深邃黑色的双眸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耀眼的红色!

  “我们又见面了。”柔和温润的声音响起,完全不同于隐月的个性,眼前这个隐月看上去就如绅士,那笑容温和有加,完全没有了隐月平时的强势和腹黑。

  “隐月,是你!”怜惊讶,银发红眸的男子微微一怔,随后轻笑,“没错,是我。”

  怜皱起眉峰,不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隐月又并非隐月!他的性格和说话方式和隐月完全不同!就好像共用一个身体的两个不同灵魂!

  “你……到底怎么回事?”怜心中有着无尽疑惑,银发红眸的男子轻声一笑,“我就是隐月,你只需要知道这点就好。”

  怜皱眉,到底是什么意思?黑发黑眸,银发红眸,代表了什么?他是隐月吗?还是说黑发黑眸的是另一个人!

  银发的隐月轻声一笑,“好吧,听你的吩咐,只不过我不愿意接触除你以外的女人。”

  怜上前将昏倒在地上的女人扶起,隐月嘴角带着笑容,怜扶着女人一路往帐篷所在地走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回来了。”加里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等在外面,看到怜扶着一个昏过去的女人加里奥皱眉,“刚才尖叫的就是她?”

  怜点点头,将女人顺势放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加里奥眼神往后面一扫,蓦然瞪大,银发红眸?这是……!

  “他是隐月。”怜说了一句,加里奥随后恢复了冷静,“他的脸没变,应该是同一个人。”

  “当然是同一个人。”隐月笑着开口,加里奥微微皱眉,似乎个性发生了点变化,这男人怎么回事?发色和眸色还能轻易改变的?

  “已经很晚了,先睡吧。”怜说了一句转身走入帐篷,加里奥看了隐月一眼随后也钻入帐篷,隐月淡淡一笑,也钻入帐篷,这个夜晚就此渡过。

  “啊!”尖叫响在耳边,怜睁眼便见到昨天扛回来的女人已经醒了,正闭着眼放声尖叫着,怜坐起身子很有耐性的等她叫完,在尖叫声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女人深吸一口气似乎还想要继续叫,怜冷冷开口,“再叫我就打昏你。”

  “我为什么要杀你?”怜冷冷皱眉,女人将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我不是什么黑暗教廷的人,我真的不是……”

  怜狠狠皱眉,黑暗教廷?!女人在那里喃喃自语,怜突然明白了什么,追杀这女人的人既有可能来自教廷!

  “我不是教廷的人。”怜开口,女人猛然瞪大眼睛,身子在瞬间放松,“不是教廷的人吗?”

  怜点点头,女人松口气,身子似乎瘫在地上一样,“这么说,是你们救了我……”

  “谢谢你。”女人开口,一脸感绪,这个当初让她脸红不已的银发少年,似乎有什么变了,也有种东西在自己的心里开始了微妙的改变。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