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229 结婚成功(万更7)
    发布日期:2019-09-27 03:23   来源:未知   阅读:

  本书关键词:正文 229 结婚成功(万更7)无弹窗、正文 229 结婚成功(万更7)全文阅读

  正文 229 结婚成功(万更7)--------《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229 结婚成功(万更7)/b

  俊脸勾勒出了一丝的讶异,霍玉身穿着一套精致的青色锦袍,正从大门口处走了过来。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只一扫,他一下子看到了依旧是一身黑衣、慵懒淡然的君赖邪。

  霍玉的身后,却是同样穿着青色锦袍的古青。那一袭不深不浅的青色穿在霍玉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出尘。而穿在古青身上,却带着一种淡淡的冷峻。

  “不过,赖邪你和聿尊两人还真是绝配。都这个时辰了,你还未换上嫁衣。而聿尊还未到迎亲的时辰,人却已经在门外了!”

  染夜魅挑开门帘,紧跟着霍玉古青两人身后,走了进来。三人显然是受人之托,特意的过来看君赖邪的。

  君赖邪一愣,她本事肆意如风之人,又岂能眼看着爷爷和爹爹受制于人而毫无反应?不过,她也从未想过要耽误时辰。毕竟,今日的确是她和夙尊鸿的最重要的日子。只是,因为情绪不好,所以才耽搁了一会儿。

  听到染夜魅说他已经在门外了,不知怎么的,君赖邪那原本还有些静不下来的心,却是跳的更快了。

  就在这时,身穿精致大红喜袍的冥聿尊,却是由着门口处走了进来。而边上还有几个丫鬟守卫们,口中直嚷着‘殿下你不能进去’。虽然,口中不停的阻拦着,但那几人根本就不敢对身份尊贵无比的二殿下做什么。就算是他们敢做,就凭他们几个人,又怎么拦得下这个霸绝邪肆的男人?

  狭长的紫眸弯起温柔的弧度,就在周围一片聒噪中。夙尊鸿的视线,却是从一进门就牢牢地锁定在了君赖邪身上。他勾唇一笑,那笑容邪魅温柔中又带着一丝霸道。只是看着,就让人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他就这样身穿着大喜的红色喜袍,霸道又坚定无比的迈开长腿,一步步的向着还未梳妆打扮的君赖邪走了过来。

  看着那满眼灼热、霸道强势至极的冥聿尊,古青和染夜魅,却已经是无语了。这一个君赖邪,一个冥聿尊,哪个人把那个所谓的‘规则’放在眼里了?!还未出嫁,这新郎竟然就直接见了新娘的面,而这新娘却连嫁衣都没有换上……

  君莫邪对这冥聿尊的肆意实在是看不过眼,其实,今日邪儿出嫁。若非他心中很清楚,邪儿是自己愿意嫁给这个看似清贵优雅实则妖孽霸道男人,他又岂会乖乖的站在这里,亲眼看着邪儿出嫁?!

  若是以前,光是让君莫邪想想,有一日他要亲手送出邪儿,让她嫁与他人。君莫邪这心里头,就已经百般不是滋味了!

  如今,这个家伙,竟然丝毫不顾规矩,想来就来了。君莫邪冷酷的俊脸上,仿佛是被笼罩上了一层寒冰。上前一步,他拦在了冥聿尊的面前。

  面对君莫邪的质问,冥聿尊依旧是淡淡的笑着。似乎,从今日开始,他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庞上的笑容,就没有褪下去过。

  梳妆……原来,这个男人早就料到了,邪儿为了爷爷和爹爹的安危忧心忡忡。所以,今日才会如此的犯倔。

  君莫邪本是很不悦,但听到冥聿尊那句话之后,心中却是一动。虽然心中对于这个就要将邪儿带走的男人十分不喜,但想到今日的日子,还有邪儿刚刚的倔强。君莫邪冷哼一声,却还是冷酷的退开了一步。

  冥聿尊压根就没有准备停下,君莫邪这一档一退,也不过瞬间的事情,却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冥聿尊的步伐。三下两下,他人已经走到了君赖邪的眼前。薄唇噙着一抹魅惑至极又火热至极的浅笑,他那双狭长的凤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君赖邪也是被这男人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从来就是知道他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强势霸道、狠辣无情。可他今日竟然为了顾着她的心情,连这些规矩都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乌黑的眸子,同样也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他今日穿着绣工极精细的大红喜袍,这是他从未穿过的颜色。那热烈的近乎妖艳的红色穿在他的身上,竟然奇特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突兀。反而,这独特的颜色,却将这男人掩藏极深的一丝妖娆邪魅给衬托了出来。

  狭长魅惑的紫眸,因为微笑而略略的眯起,更显的深邃迷人。绯红如玉的薄唇,勾勒出了优美的弧线,性感又妖娆。还有那俊挺的鼻梁,细致如瓷的肌肤,每一样,都好似上天最好的杰作。她好像从未如此认真的看过他,而且似乎是第一次发觉:这个男人,即便是身上还带着一层伪装,这一身的气度和姿容,竟然俊美到了如此地步。

  然而,今日被他这样的看着,神经粗如君赖邪,都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悸和心颤。

  冥聿尊心中早就念及了她,这一个月来,虽然偶尔还能和这个小女人见一见。可是,她的心思却全数飞到了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人身上了。就算是呆在他身边,那呆呆的眼神和魂游太空的小模样,总是会让他心中嫉妒的发狂。

  伸出修长的手臂,他轻柔的抚上了她那有些呆呆的漂亮小脸。性感的薄唇里吐露出的话语,却是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喜。

  看着这样的冥聿尊,君赖邪只觉得心中无法形容的软了下来。呆呆的任由他抬手,在她小脸和娇唇上抚弄了一番。然后,她还未开口说些什么。男人却霸道的伸出另一只手臂,一下子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冥聿尊早就习惯这么抱她了,这么些天来,其实他也有意无意的故意想让她习惯甚至是依赖上被他抱着的感觉。所以,即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冥聿尊抱在了怀中,君赖邪却依旧是懒懒的,那娇艳如花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的害羞。

  不过,当她听到冥聿尊所说的话的时候,心中却是想到了什么。霎时,那素白漂亮的小脸,顿时像是千年难得一遇般,一下子就染上了一层迷人的绯红。

  这样亲密的事情,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从未有人对她做过。而这男人,却以这般理所当然的霸道语气,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就这样,冥聿尊很是霸道强势的难得的被他男色所迷惑的君赖邪给直接打包带走了。而剩下周围的一群赖邪的亲人和友人们,却是一脸无语。

  在他们的眼里,这还未过门的两小口这眉来眼去那叫一个旁若无人。特别是冥聿尊那厮,居然当着他们这一干大男人的面,直接就对赖邪施以男色魅惑。要不要这么火辣啊!这是纯粹刺话。只怕他们就是把眼珠子都给瞪没了,都是不敢相信的。

  天哪!这居然是他们家那个冷酷无情的尊主!是那个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人之外,任何女人都没法近他身体一丈的尊主吗?!

  夙尊鸿勾唇一笑,缓慢的说了这样的一句话。狭长的紫眸,也因为那一抹醉人的温柔而漾出了柔情。

  他怎么可能告诉赖邪,其实他只是不想任何人看到她身体的任何一寸。而且,心中又早清楚以她的脾气,今日出嫁只怕不会那般顺利。所以,他这才特意去研究了一下,说是想亲手为邪儿梳妆穿衣,其实他根本就是霸道的不许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看到她的美好。

  躲在空间戒指的某兽,看着自家说谎完全不打草稿。而且,就为了这么一点点的主权,竟然毫不犹豫的去认真学习自己从不感兴趣的女子妆容……额,津尧只能扭曲着俊脸默默感叹:自家主子的强大,是他一辈子都达不到的!

  她虽然对其他的事情很是迟钝,可眼前这个男人却是她放在心中之人。她又怎么不清楚,这个强大霸道、冷酷狠辣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子的妆容这些会有兴趣!

  君赖邪心绪澎湃,那边冥聿尊的动作却并未停下来。他这一个月也的的确确是将这些研究透了,三下两下帮她换上了那五彩飞凤嫁衣,然后开始帮她薄施粉黛。提起纤细的眉笔,仔细的为她描了描眉,又为她的唇上点上朱砂。

  因为有着邪儿整个人都是他的,她怎样的姿容只要他喜欢就好的霸道想法。所以,君赖邪的妆容很是清雅,几乎是尽可能的保留了她本来的绝丽姿容。

  梳妆换衣完毕,冥聿尊细致的为她将繁琐至极的玉扣衣带一一的亲手系上。之后,更是亲手为她戴上了做工极其精致的凤冠。那精致的凤冠由黄金铸成,通体呈亮黄色,前面垂着九串细碎的银色俪珠。整个凤冠,极致的精致奢华,精致美丽的让人挪不开眼。

  一切在短短的两柱香时间内,就弄妥完毕。不得不说,冥聿尊的细致手法又快又好。

  装饰好了一切,冥聿尊静静的看着眼前梳妆完毕的君赖邪。那精致无双的绝美小脸,就着她身上那一套极其精致华美的大红色的五彩飞凤嫁衣,简直美得如梦如幻,让人连呼吸都为之夺!

  君赖邪静静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原来,穿上了嫁衣的自己,竟然这般的美丽,这般的漂亮。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绪,然而,更多的,却是对于这个为了自己做了一切的男人的眷恋和爱意!

  君赖邪那双黑眸里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她忽而缓缓的站起身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将她娇艳的小脸,凑到了他的耳边。低低的启唇,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但里面所包含的情谊,却让人心悸。

  说完之后,她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就当着那张略显绪。反客为主,他不自觉的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困在自己的怀中,霸道的索吻、忘情的缠绵。

  娇嫩的唇,被他霸道的占有着,肆意的缱绻着。一遍又一遍的将她的小舌允住,肆意的流连。整个屋子里,静的只剩下了两人唇齿交缠的暧昧声响。

  在看到装扮完毕的邪儿第一眼的时候,冥聿尊心中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强烈冲动。不想让如此美好的她,被任何人所看到,他只恨不得立刻就撕了她身上的衣物,将她困在自己的身边,狠狠的占有,交缠。

  被他狂肆的吻,弄得无法呼吸。君赖邪开始还能低低的勉强叫出几个音,但很快,单纯稚嫩的她就因为男人狂肆的吻而软下了身子。一双点墨般的黑眸,此刻仿佛是水洗过似得,雾气氤氲,迷离勾人。

  看着邪儿沉浸在自己的吻中忘乎所以,平时那双慵懒的眸子,此刻仿佛是水做的般,说不尽的妖媚勾人。该死的!冥聿尊低咒一声,只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知道邪儿在男女之事方面是一张白纸,他却还是没法克制她对自己的诱惑。看着她身穿着嫁衣那绝美的模样,他却满心满脑想的都是怎么把她的衣服扒掉,狠狠占有。

  只不过,和预计的时辰晚了整整小半个时辰!至于原因?为了掩饰邪儿那被吻得红肿的娇唇,还有那她一身的妩媚气息。冥聿尊很是霸道的在肆意的纠缠过她娇艳的小嘴之后,就直接自己将她抱入了花轿里。期间,君家大厅里面的所有人,对他们俩这种诡异姿势和邪儿不对劲情况的探究眼神,都被他一脸肆意霸道给逼了回去。

  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抱着君赖邪出了门,冥聿尊眼神一扫,直接向着那花轿走了过去。

  君家总部的大门外早就围满的群众们,看着这相当不合规矩的一幕,一个个都是伸长了脖子拼命的想看个究竟。然而,冥聿尊却是君赖邪纤细的身子缩在怀中,不让任何人有机会看到一丝一毫她的媚态。

  带君赖邪进了花轿,冥聿尊上了马,对着身边的人略略施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会意,高声的宣布道。

  坐在骏马身上,周围还有无数人正盯着冥聿尊。甚至于,之后也出门的染夜魅、霍玉、古青还有君家的三个大男人,都纷纷用或是警告或是探究或是玩味的眼神盯着冥聿尊。

  唇齿之间,还留着邪儿娇唇的甜美滋味。冥聿尊只要想着,再过大半个时辰,她就是彻底归于他的名下,彻底成为他的人。这心里头,那一股压抑了许久的霸道占有欲,顿时就有些压不住了。

  他满心都想着刚刚邪儿那娇软纤细的身体,娇媚勾人的反应,又哪里会注意其他人的脸色!

  长长的迎亲队伍,由着街头一直延伸到了街尾,鼓乐齐鸣,再加上周围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更是十分之热闹。

  冥聿尊心中想着邪儿的娇颜,耐着性子。这不长不短的一段路,本来是要慢慢的走上个把时辰。然而,为了将开始在邪儿闺房里所耽搁的时间补上,他早早的就和下面的人给下了命令。于是,在小半个时辰之后,这路便走完了。

  早有一名宫娥,很是恰当的走到了队伍面前。然后,对着骏马之上的冥聿尊如此道。

  一个轻盈飘逸的动作,冥聿尊便优雅的从马背上下来了。一步步的走到了花轿前面,他悠悠的对着那花轿轻踢了一脚。

  随着宫娥的这句话,立刻就有两个生的俏丽的小婢,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将花轿的大门掀开,露出了里面盛装打扮的新娘子。

  换做平时,有这样的机会,君赖邪定然已经是睡得真香了。然而,今日和那男人的相见却让她心中有些不小的起伏。这一路迎亲,她不仅没有睡着,反而竟然怀着一种极其耐心的心情,就这么样的等着到尊王府。

  轿帘一掀开,周围的人们早就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的往里看。但见,新娘的身上穿着精致无比的五彩飞凤大红嫁衣,外套一层红色薄纱,精致瑰丽、分外的大气。

  只是看着这身姿和气质,就已觉得不似凡人了。真不知道,这以美貌闻名的君二小姐,本人究竟有多美。

  然而,他们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冥聿尊已经牵起了君赖邪的白嫩的小手。精致无双的俊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气势,885116.com!以近乎守卫的姿态,站在君赖邪的身边。

  而那边的宫娥也早就看好时间了,如今,又看着二殿下神色不对,她立刻将最后一句话道了出来。

  冥聿尊修长挺拔的身子昂然而立,右手稳稳地牵着君赖邪娇嫩的小手,两人踏着脚下的红毯一步步的向着大厅内走去。

  尊王府的大厅之内,摄政王冥凤夜和王妃两人早就静静的坐在正位上了。而两人身边,左边则是君赖邪的亲朋好友,如:君莫痕、君尚明、君莫邪还有霍玉等等人。右边则是皇室的一干亲戚,像是和冥聿尊一贯交好的五皇子冥紫宸,还有那三皇子冥落羽和四皇子冥墨羽。虽然他们俩和冥聿尊向来势不两立,但迫于场合,却还是不得不出现在这里。

  这三皇子和四皇子,当时在修真大会上,还和君赖邪有过不少的过节。当时,他们还对君赖邪的一番无礼很是耿耿于怀,然而,当君赖邪在修真大会之后,被那内堂看中,又在丹会药典上做出了另一番惊人成绩。之后,更是回到了君家,以一人之力稳固了君家内部。而在一个月的大战中,君赖邪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和实力更是让帝都整个上流圈子为之震惊!

  如今,不知多少贵族都在后悔着,最开始怎么就没有和这君二小姐有过什么情谊!要知道,这君二小姐的容貌原本就是极其出众。要是早知道她在这两年中,会成长到如此出色的地步,他们当时又岂会对她不屑一顾?!

  而现在,这三皇子冥落羽和四皇子冥墨羽也在这后悔队伍之列!他们俩身为皇子,心中又岂会对帝位没有丝毫的觊觎?然而,皇室里面出了一个天才冥聿尊,这厮大小开始就不是他们能够比得上的。从小到大,他永远都站在他们的前面,让他们望尘莫及。

  这么多年了,他们也逐渐明白了,自己在修炼天赋上,的确是不可能和这冥聿尊一较长短!然而,在修炼天赋上没了办法,那其他方面他们自然就要多费功夫了。比如说,在联姻选择自己身后的支持者这方面!而现在,放眼整个天炎王朝中的一流、超一流势力里面,又有哪个女子的风头能够赛过君赖邪的?!

  若是,早在君幻城的时候,他们就看出这君赖邪是女子,那该有多好啊?要知道,这君赖邪那一张俏脸,可是生的如花似玉啊!再加上她近年身上所展露的天赋……这样的天才少女,若是能够成了他们的女人。其滋味,定然也绝非一般女子所能比拟的吧!

  冥墨羽和冥落羽两人坐在皇叔冥凤夜的身边,心里头却早已经将冥聿尊从头到脚的骂了无数遍!

  待冥聿尊和君赖邪走到了大厅之中,那站在一边的皇家司仪,立刻就大声宣布道。

  冥聿尊牵着君赖邪,两人一齐默默的转过身子,对着大厅大门口的苍天大地,虔诚的三叩首。

  此言一出,冥聿尊牵着君赖邪,修眉微微一皱。然而,那细微的表情却几不可见。之后,两人却是对着那大厅之上的冥凤夜和王妃拜了三拜。

  听到这话,两人的唇角上都染了一丝浅笑。冥聿尊和君赖邪两人动作默契的退开两步,然后侧过身体,面对着对方。然后,两人轻轻地躬身,虔诚的叩首。

  按照一贯的规矩,礼成之后,立刻就有宫娥将君赖邪由着冥聿尊的手中,牵引过来,却是将君赖邪先送入了新房。

  而此刻,周围的宾客们,却是纷纷的恭喜了起来。整个大气奢华的大厅里,一派的热闹。

  摄政王冥凤夜看着两人的礼成,也是将手中的酒杯高高的举起。俊逸的脸庞上挂着笑容,显得十分的高兴。

  皇叔?!且不说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冥聿尊,更非什么皇子,根本就不需要敬他任何一分。就说这一个月来,这冥凤夜一直软禁着邪儿的爷爷和爹爹,就已经,古青显得理智的多了。他遥遥的看了一眼天空中刚刚升起的一轮明月,端着酒杯淡淡的道。

  面对三人的挽留,冥聿尊却是丝毫面子都不给!让他去应付那些麻烦的皇室已经够浪费时间了,之后为了顾及邪儿又和君家那三个分散邪儿心神的大男人说了一堆堵心的话。此刻的冥聿尊,心中可是憋了一股子的劲儿。

  平时里清贵优雅的俊脸,此刻却是冷冷清清的。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七个字,冥聿尊说完这话,人便已经鬼魅般的向着侧门飞掠而去。

  霍玉提着手中的酒瓶又是一阵们灌,看着那早就不知所踪的冥聿尊,他忍不住狠狠地低咒了一声。

  这小子真是太拽了!君赖邪那是性子使然,并非真正的想要耍帅什么的。而这个小子,真t从骨子里就是一个拽的!他霍玉本以为自己也是一个拽性子的男人,没想到遇到这个怪物,真是有些很的牙痒痒的!

  “算了,赖邪还独自一人呆在新房里面,你觉得这家伙真的有那个心思留在这里吗?你都没看到,他刚刚应付那些人的时候,那神色绷紧的模样!今日赛马结果及派彩一架“旗袍故里号”飞机临空而来,。哈哈哈!我活了这么多年,就看到过这么一次啊!哈哈哈!喝…!喝…!”

  染夜魅也有些醉了,也是,最好的朋友都成婚了。虽然,这里的成婚实在是有些玩儿似的儿戏,但是连那个曾经最不屑这些的家伙都没说什么了,他这个友人甲还有什么话说?罢了罢了,自从遇上了赖邪,这家伙可是变得好玩的多了!

  霍玉听染夜魅这么一说,顿时也觉得刚刚那冥聿尊的模样分外有趣。两人勾肩搭背,很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大喝了起来。

  热闹无比的酒宴在继续,大家都醉心于眼前的美味佳肴,竟然都没有人发现,今夜的主角早已经不在这大厅之中了。

  迫不及待的推开房门,他心中那一股子疯狂的占有欲,差点要将他仅剩的理智个摧毁了。

  门开了,遥遥的,冥聿尊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纤细绝美的小人儿,静静的坐在新床上。而君赖邪的身边,还立着两个宫娥。一个宫娥手中端着几个小碟,另一个宫娥则是端着两小杯美酒。

  “祝殿下和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那宫娥看着冥聿尊进来了,便将手中的小碟里的花生撒入了床上。

  君赖邪静静的坐着,原本以她的性子,这样枯燥无味的等待,她定然是耐不住的。然而,今夜却因为这个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她竟然也丝毫不觉得沉闷。就这样的戴着厚重的凤冠,坐在大红的新床上。她的心中,竟然除了起伏之外,更带了一丝的娇羞。

  静静的看着她,冥聿尊本已经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却因为她精美的样子,而不由得放缓了俊容上的神色。昂然的立在她身边,他默默地伸出手,将她的小手放在手中。

  另一个宫娥,将自己端着的玉碟中的鸳鸯杯呈了上来。冥聿尊依言取下,将其中的一杯,交予君赖邪。

  喝下了交杯酒,又待所有的仪式都全部完毕。冥聿尊退下了所有人,而君赖邪则是将自己头上的凤冠给取了下来,帘子尊已经挑了。她戴着这个重的要死的凤冠太久了,脖子都疼了。

  从未有过这样的耐心,也从未如此配合的做过这么些事情。君赖邪将凤冠安置于床头的小桌上,转身真想要躺下喘口气。然而,冥聿尊忽而一个俯身,顿时就将她压在了身下。不等她反应,大手一伸便勾住了她的后背,狂吻上了她欲说还休的红唇。

  君赖邪根本就没有一丝防备,冷不丁就被男人以占有的姿态,强势的压在了柔软的床上。

  长舌直入,狂肆的攻城略地。不似平日的缠绵悱恻,但却带着一股子浓烈的欲求,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吞下去,疯狂霸道,无声的诉说出了他的渴望、他的迫不及待!

  想要占有她,想要将她融到骨子里去,想要与她合为一体!忍耐的太久,导致他连停顿的时间,都觉得太过的浪费。狭长的紫眸里,一片猩红的欲望,那是他克制了许久的欲兽,一旦得到了释放的机会,简直有些骇人。

  在碰触上她的那个瞬间,他优美的黑发自动的倾泻了下来。平日里隐藏的绝世魅容,此刻却一点都不遮掩的袒露在她面前。就连那诡异妖魅的天生双瞳,都毫不掩饰的暴露着。

  一个浓烈吻,让君赖邪整个人都昏沉无力了起来。然而,就在她再一次沉溺于那般的绪。

  她本能的想要挪开眼,然而纤腰却被他一下子困住了。压在她的身上,将她困在自己的怀中,看着她闭上的双眸。他的唇角勾起一道邪肆性感的笑,低哑的命令。

  这般的霸道,丝毫不像是平日的他。以前他总是怕将她吓跑,再加上所伪装的身份,所以很自然而然的将全身那一股狂肆霸道的气势给压制了下来。然而,这一刻的他,却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声音里充满了霸道和狂野,听在君赖邪的耳中,却如此的低沉,如此性感,几乎让人心中心跳如狂的感觉。

  没法抗拒这样的他,君赖邪缓缓地侧过小脸,直视着已经全身赤裸的冥聿尊。那修长结实的身体,就透过薄薄的衣料,贴在自己的身上。连带着,将她微寒的身体,都染上了一层火热。

  从未见过这样的赖邪,如此乖顺而又带着无声邀请的她,让冥聿尊根本就没法忍受!一把撕开她身上的火红嫁衣,低头就狠狠的吻上了那洁白无瑕的身子,妖娆的紫红花朵,顿时在那白生生的肌肤上,一朵朵的绽放开来。

  虽然前面几次,尊都是浅尝辄止,从未真正的占有过她。但聪慧如君赖邪,又怎会感觉不到男人身上的那一股强烈到焚毁一切的欲求!

  伸出白嫩的双臂,环在了男人的脖颈上。君赖邪低吟了一声,却是默默的将自己,全数交给了他。

  低哑的喘息声和娇吟声在新房里悠悠的回荡,红色的大床轻轻的颤抖着,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酒足饭饱的宾客们,心满意足、三三两两的散去。但却也有几个人,却不是那般的惬意的。

  染夜魅站在院子里,抬头时不时赏着天上的明月,这边则端起手中的玉瓶,正好不惬意的喝着酒。

  霍玉却是不知道从那个地方钻了出来,他手中也拿着个酒瓶子。不过,他的脸色可不好看了,想着自己刚刚所遭遇的情况,他就恨的咬牙切齿啊!

  而一旁的古青,却是默默的跟在大哥身后。那刚阳俊美的脸庞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显然,刚刚是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听着霍玉口中的话,染夜魅连头都没有会过来。只是,一脸了然又惬意的对着他道。怎会进不去?霍玉和古青都是大乘期的高手,这尊王府虽然守卫森严,号称‘一个蚊子都飞不进去’。但是,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俩?

  “原来你早就知道,你居然……!我真没想过,这冥聿尊竟然这般的邪恶、这般的腹黑!卧槽!”

  一听染夜魅这语气,一看他一副毫不意外的神情。霍玉也是一个极聪明之人,又怎会感觉不出异样!脑门一火,他本想大步冲过去。然而,却不知又想到了一些什么。那原本迈开的步伐,却又放缓了。

  霍玉憋着一肚子的气,踱步到染夜魅的身边,骂了一夜的冥聿尊。而古青站在大哥霍玉身边,那俊美刚阳的脸庞,勾勒出一丝的憋笑。而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更是染着无数的耀目的光芒!

  君赖邪瘫软着身无片缕的小身子,无力的缩在男人火热的怀中。她实在是太累了,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冥聿尊,却是眯着狭眸,唇角带着邪肆。修长的五指还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肆意的游离。

  累的不行,君赖邪只感觉自己好像被男人抱起来了。然后,似乎是来到了一个充满了水的浴池。她感觉身上的汗珠被人温柔的拭去。然而,洗着洗着,她却又感觉到了不对劲。男人那邪肆的手指,竟然顺着她身体的曲线,一路往下。

  被身后的男人再一次重重占有,君赖邪不自觉的仰起头,雪白的美背敏感的轻颤了下。被这突然的火热刺激的一个激灵,红肿的唇下意识的唤出男人的名。

  大婚很不好写啊!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大家就凑合着看吧!呜呜呜,明天继续纠结…。呜呜呜,吃掉了以后就能开荤了。可怜的小鸿鸿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我好想继续呆在勤奋榜上啊啊啊啊…哎同志们,看在偶这半个月这么努力,赏点票票吧!评价票,月票票,多多益善,偶什么都不挑的。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Power by DedeCms